小伙亲历尼泊尔地震:害怕再次地震掐秒表洗澡

昨晚,在尼泊尔带团的浙江富阳导游郑勇平,拜托朋友给钱江晚报打来热线。小郑说,目前,他正在尼泊尔博卡拉,博卡拉目前的状况还算稳定,只是昨天下午经历了余震,一些店铺关了门。值得庆幸的是,“团里的一些朋友都安全,非常的安全”,但他也收到消息,说博卡拉可能还会有余震,他想给还在博卡拉的人们提个醒,希望他们能够及时转移。

劫后余生,同胞们是否安然?昨日,钱报记者连线了4位地震的亲历者,他们分别是一位杭州的女游客、一位富阳的导游、 一位广西的摄影师、一位山西的登山爱好者,听他们讲述了自己经历的惊心动魄的时刻。

几乎每个人都说“活着,真好!”

杭州女游客季然:

“很明显的震感,泥和石头夹着雪滚下来”

为了看到最漂亮的绒布冰川,这个月,杭州姑娘季然一个人来到珠峰北坡观光,如愿以偿地看到了壮美的冰川。地震发生时,她正待在海拔5800的过渡营地,“很明显的震感,营地在一个小山头上,周围的山比它高好多,珠峰的冰川又属于海洋性冰川,覆盖着的泥和石头,夹着雪滚下来,白乎乎的一片,眼前什么也看不清楚,就听到很大的声音……”

季然说,从前天开始,平均每天会发生五六次雪崩,稍微一有余震,雪崩就发生了。昨天雪下得很大,山上的气温非常低。

地震震断了部分冰川,季然本来想着,前进到海拔6500的营地多住几天,但在往上走的路上,她看到海拔6200以上的人员全部撤下来了,她也跟着撤了,“北线在登山设施、人员配备方面比尼泊尔方面要成熟得多,应急救援方面也迅速得多”。昨天一整天,季然都沿着乱石路往山下撤退,不时有石块滚下来,她说,现在整个人都变得像“泥人”一样,非常疲惫。

因为地震经历得少,季然刚开始时还有点兴奋,但安全出山、抵达珠峰大本营时,她突然感到后怕。她计划着能赶紧抵达日喀则,去酒店舒舒服服地洗个澡。

富阳导游郑勇平:

“洗澡都要掐着秒表”

今天上午9点45分左右,郑勇平将飞往加德满都。他说,他带的这个团属于户外团,大家比较有户外经验,他们想知道目前加德满都的中国公民稀缺的物品,比如药品、食物、水、帐篷等,他们可以从博卡拉购买后带过去,给中国游客提供帮助,“都是中国公民,想尽自己的一份责任”。

小郑说,地震发生时,他们一行人从吉特旺到博卡拉的路上,大概因为车子的振幅和地震的频率差不多,他们并没有感觉到地震发生。直到看到大地震发生的新闻,一行人都非常震惊,觉得他们太幸运了。尽管这样,小郑仍然心有余悸。昨天下午,因为害怕地震再度袭来,他第一次尝试掐着秒表洗澡。他说,再也不想尝试这种感觉了,他和团友们现在唯一的心愿就是赶紧回国。

广西摄影师“酥皮”:

“的士司机把我从车里拉出来,几乎无法站立”

和所有去尼泊尔的游客一样,网友“酥皮”本来正享受着一段轻松自在的旅行。来自广西桂林的她,是一名自由摄影师,4月17日,她和同伴从昆明长水机场出发,开始在尼泊尔“旅拍”。

在路边画手,品尝美食,穿着长裙漫步在巴德岗、巴克塔普尔、泰美尔区多地……尼泊尔大片似的景色让“酥皮”惊叹,有尼泊尔人说她们长得很像当地人,也让她窃喜不已。

一切都在4月25日的午后被改变,当时,她们正乘坐着出租车,准备前往机场,结束尼泊尔的旅程。突然,大地开始颤抖,出租车开始剧烈地摇晃,酥皮和同伴当时被吓傻了,蜷缩在车里不知所措,“当尼泊尔司机把我们从摇晃的的士里拽出来拉到空地上时,我几乎无法站立,都不敢相信这剧烈的摇晃是地震……”她看到,人们从四处涌到马路边,而路面已经被震出了一条条的裂纹。

酥皮说,4月25日,是她人生中经历的“最漫长的一天”,机场、交通、网络已经全部瘫痪……所幸,在中国驻尼泊尔大使馆的帮助下,4月26日一大早,“酥皮”平安降落在昆明机场,中午11点,她已踏上回桂林的路。她说,抵达后,只想和关心她的朋友一一拥抱,“活着,真好,祈求其他滞留的人们平安回国。”

山西登山爱好者石磊:

“巨大的雪冲击着我,感觉快要被活埋”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来自山西的三名汉子寇文、石磊和胡宝利,将成为这一批登山者中最早冲顶的山西人。4月20日下午,三人进入海拔5380米的珠峰南坡大本营,准备向珠峰发起挑战。

“突然,大地剧烈晃动,第一反应就是地震!几十秒之后,看到对面山坡夹杂着雪和石块的巨大的雪崩向大本营袭来……”据石磊讲述,25日中午,他们本来在餐厅帐篷休息,意识到地震发生,他立刻和大多数人一起反向跑,“大概才跑了十多米,雪崩就已经到了我背后,我趴在雪坡上,双手护住头,手撑起来给自己一个呼吸的空间,巨大的雪冲击着我,感觉自己快要被活埋,所幸这场雪崩只持续了一分多钟的时间,”石磊抬起头来一看,营地消失了,地上只残留着帐篷的破布和哀嚎的人们。

他想站起来,可是右腿却动不了,整个右半身钻心的疼,接着,两个夏尔巴向导搀扶着他去了附近一个医疗帐篷,又被七八个人抬着,到了IMG登山队的医疗帐篷。在那里,他看到了很多伤员,同队的几名伤员,也都陆续被抬进来。

石磊了解到,队伍里一共有四名队员骨折,三名队员头部受伤,其他队员也有不同程度的受伤,“这个十几平方米的帐篷里面,挤满了受伤的人。”

怕有余震再次引发雪崩,石磊一晚上都坐着椅子上,不敢睡觉,几个人挤在一起相互取暖。终于熬到天亮,五点多钟开始,有直升飞机来接伤员。

石磊说,由于天气很差,能见度不高,三个小时里,也就来了六七架直升飞机接送伤员。

目前,石磊仍待在尼泊尔一侧的珠峰大本营,继续等待。

他的老乡寇文、胡宝利也被证实安全。在出发前,三名“好汉”已是当地的传奇:胡宝利虽然年近5旬,但攀登珠峰一直是他的夙愿;为了登山,已是单位中层的寇文丢掉了“金饭碗”;石磊在去年就向珠峰发起挑战,可惜未能如愿。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撤侨的热闹与门道

俗话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撤与不撤,如何撤,对有心人而言,都能看出一番“讲究”来。


窦唯背后的北京性格

生活不是走秀,坐趟地铁,喝碗豆汁,也要围一堆人,前恭后倨着——这不闹心吗?地铁,仅仅一个交通工具,并非是贫穷的象征,更不是阶级和阶层的隐喻——那些不过是好事者的猜测罢了……


敬酒被打:原来老外不吃这套

西方人把喝酒吃饭当成一种非常严肃的社交礼仪,特别是在喝酒谈事过程中,是最反感被人打搅了,更别说被素不相识的人三番五次来打搅敬酒,更是勾肩搭背合影留念了。这不仅会被老外们视为一种极大的不尊重。同时,老外们更会把自己的肖像、社交行为当成一种个人的隐私。


国际通缉令让贪官无处遁形

平心而论,无论文化、制度有多大差异,遏制贪腐、政治清明都应成为现代社会基本共识——在地球上,不应该有一寸土地沦为贪官们的“避险天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