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平山县委宣传部副部长连续加班殉职

中新网石家庄3月28日电(李洋) 当母亲生命垂危,他还在山村采访;当老父亲从乡下到自己家中小住,他却因为带着同事们加班赶稿子,很少见上一面……2013年11月11日,他因连续加班突发心脏病逝世。

齐庆三,1996年3月调入河北省平山县委宣传部,历任宣传干事、副主任科员、外宣局副局长、主任科员、宣传部副部长。2013年11月11日,因连续昼夜加班,过度疲劳,突发心脏病,经抢救无效逝世,时年44岁。

齐庆三因公殉职后,熟悉他的新闻记者纷纷电话转告,很多人在电话中啜泣,祝他一路走好。不久,中共平山县委追授他“优秀共产党员”称号,并做出在全县开展向他学习活动的决定。日前,河北省委宣传部、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联合下发《关于追授齐庆三同志“河北省优秀宣传干部”称号的决定》。

今年3月23日,是中共中央离开平县山西柏坡“进京赶考”65周年,也是河北省委确定的第一个县以上领导班子集体“警醒日”。连日来,社会各界相继开展“中国梦·赶考行”活动。28日上午,齐庆三先进事迹报告会在河北会堂举行,河北省委、石家庄市委宣传部部分部务会成员、机关干部代表以及省市宣传文化系统干部职工代表等380余人参加了报告会。

中新网记者在报告会现场看到,河北省宣传文化系统的干部和媒体记者纷纷落泪。

妻子眼中的丈夫:情义藏心底

齐庆三与李静平相濡以沫二十年。尽管齐庆三整天扑在工作上,但在爱人李静平看来,丈夫是个对家庭有情有义的男人,他只是把这些情义都藏进了心底。

齐庆三是家里的老小,全家人最疼他。但他几乎没时间伺候脑梗瘫痪的老母亲,一直是大哥二哥照顾。有一个周六,李静平带着孩子回老家,婆婆当时脑子已经不清楚了,可看见孩子拉住就不撒手。公公说,大概是孩子和齐庆三小时候长得像,婆婆认不清别人,可还记着老儿子小时候的模样。

当天晚上,齐庆三问起婆婆的情况,李静平只说“还行,老样子”。但儿子藏不住心事,一五一十把白天的事儿说了出来,齐庆三一直静静的听,半夜的时候,李静平听见有声音,抽抽噎噎的,睁开眼就看见齐庆三背对着她,蒙着被窝偷偷在哭。

回忆起齐庆三生前的点点滴滴,李静平几次哽咽,红着眼圈说,“别看庆三忙起来没白没黑的,家里的事儿啥也顾不上,可他的心细着呢。”

据李静平回忆,前年夏天,齐庆三晚上回来站在门口,嘻嘻笑了半天,也不出去也不进来。后来,他从背后抽出来两朵玫瑰花,像孩子似的说:“今儿是七月七,咱也过一回情人节”。李静平高兴地把花儿接过来,找个瓶子插上,齐庆三一直跟在她后边,低声说:“今天我们司机给女朋友买了一大束花,赠了两支我拿回来了,委屈你啦。等着咱俩金婚的时候,我也送一大束花儿给你。”

百姓眼中的齐庆三:实实在在的好人

平山籍商人刘海涛提到齐庆三,感慨地说:“我觉得,庆三是一个好人,实实在在的好人。”

刘海涛回忆说,刚认识的时候,齐庆三还是县委宣传部的一名通讯员,个儿不高,印象也就是一个“小”字。

后来,在外经商多年的刘海涛回老家葫芦峪搞开发。有一阵儿,在园区总看见一辆老掉牙的桑塔纳,咣咣铛铛乱转悠,乡亲们说是“庆三来了”,大家都叫他庆三,也没人提他是县委宣传部副部长。

“他要是碰上我,就聊几句,碰不上也不主动找我。”刘海涛说,因为葫芦峪园区非常大,每天来的人很多,就没把齐庆三放在心上,更不会想到自己的农业产业园会因为齐庆三而发生改变。

有一天,齐庆三来找刘海涛说,希望宣传葫芦峪荒山开发的事情。齐庆三跟他滔滔不绝地探讨所观察到的园区管理、开发模式等等很多问题,后来发表在石家庄日报头版头条的《荒山开发的葫芦峪模式》。

刘海涛说,这篇稿子他看了以后特别佩服,尤其知道齐庆三已经是宣传部副部长,更觉着难得。后来,齐庆三又邀请了记者,一同到葫芦峪蹲点采访,连续三天两夜吃住在山上,相继刊发了《荒山上的现代农业之路》《科技支撑下的活力样本》《利益共赢的长久之道》3篇稿子,很快全省开始推广葫芦峪荒山开发模式。

在齐庆三去世以后,刘海涛去给他送葬。第一次进齐庆三家,他都难以置信,一个县委宣传部的副部长,住的还是贴着窗户纸的平房,简陋的家里没有一件像样家具,却整天只顾着忙乎公家的事儿、别人的事儿。

在刘海涛的心里,早已认定齐庆三这个朋友,“庆三有大作派、大胸怀,大的不可估量。”

同事眼中的齐庆三:领路的“老马”

在平山县委宣传部,大家习惯了齐庆三采访归来,唱着他最喜欢的《又见西柏坡》,习惯了解决不了的事儿就找齐庆三。同事马利强说,“大伙儿都知道,除了睡觉,齐部长几乎没有家庭时间,他的时间都用在了工作上。”

在2009年11月,平山突降暴雪。大灾之前,齐庆三想到蔬菜大棚应该是受灾最严重的,立即叫上同事范会成,冒雪徒步前往距离县城5公里开外的东曲堤村采访。

这短短的路程,他们走了近2个小时。更让范会成揪心的是,齐庆三脚上穿的春秋冬三季唯一的那双夹皮鞋,一只鞋的鞋底还开了一道裂。这一路鞋子上面灌雪,下面灌泥,看到他冻得忍不住跺脚。范会成心疼的说:“齐部长,要不我一人去,你回去暖暖脚,换双鞋,这要生冻疮的。”齐庆三停下来磕了磕鞋里的雪,边磕边说:“咱不怕受罪,咱们干的就是这营生。大灾大难我们更得去,去了老百姓心里才能热乎。再说这样的雪景,有人一辈子也碰不上。”就这样,他们连续几天,走访了3个蔬菜大棚专业村,平山的灾情及时得到了报道和解决。

在齐庆三殉职后,宣传部很多同事都曾习惯性地走到齐庆三办公室门口,敲了敲门才突然想起他已经离开了,遇到急事儿拨完他电话的前几个号码才意识到“齐部长已经不在了”。

2013年11月13日,齐庆三下葬那天,天幕低垂,落叶飘零,唢呐呜咽。在这幅令人心碎的画面里,一个13岁的少年披麻戴孝走在送葬队伍前头,身后紧紧跟着一千多位自发送别的普通百姓。他们有人称齐庆三“恩人”,有人叫他“兄弟”,更多的人哭喊着他最喜欢的称呼——“庆三”!

在齐庆三殉职后,李静平买了一支新钢笔和一个新日记本放进棺木中。同族的长辈看见了拦住她说“别放了,为这个忙了一辈子,命都搭上了,不能放”。李静平坚持说:“你们不知道,庆三带着这个走,高兴。”(完)

(原标题:县委宣传部副部长连续加班殉职 住平房贴窗户纸)

(编辑:SN098)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