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林榆阳区教育局回应状元简历造假:是学校的事

昨日,华商报A07版刊发了《榆林高考文科头名是个“山东娃”户籍挂在校长名下》的报道,引发广泛关注。陕西省招生办公室新闻发言人张军利表示,省招办已经责成榆林市教育局彻查此事。

昨晚,榆林市榆阳区教育局相关负责人表示,经过招生委员会开会研究,暂时维持原先的调查认定,邢程远学籍和户籍满三年,符合相关政策,不属于高考移民。至于迁户口是否符合规定,需要公安部门调查。

公安榆阳分局纪委书记:局里户籍管理严格

据华商报记者调查,榆林高考文科头名邢程远2009年以投亲名义将户口从山东鄄城迁至榆林市榆阳区,落在华栋中学校长李锦成名下,李锦成为其“舅父”。但实际上,双方并无任何亲属关系。此外,李锦成名下至少落过3名外省籍考生的户口,均没有亲属关系。

公安部未成年人户籍迁移中的“投亲靠友”规定,仅适用于父母去世、监护人丧失监护能力等特殊情形。榆阳公安在办理户籍迁入时是否按规定办理?是否调查过被迁移人与户主的真实关系?昨日,榆林市公安局榆阳分局纪委书记边国强说,具体业务他不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局里户籍管理严格。校长提供的与被迁移人的虚假亲属关系,属于什么性质?边国强说,这个他不好说。

知情人:邢程远母亲户籍仍在山东

有网友质疑,邢程远为何要把户口从山东迁到榆林,变换监护人为一个毫无关系的人,而不是让父母做监护人。据了解,邢程远母亲杨某的户籍目前仍在山东鄄城县。知情人透露,杨某在山东鄄城县有公职,父亲邢某在当地是物价局干部。华商报记者昨日联系到山东鄄城县临濮镇中学校长李某,他称杨某多年前在该校当英语老师,是公职人员,后来调到鄄城县某单位。李某透露,杨某的丈夫邢某是鄄城县物价局干部,据说已下海经商。昨日,华商报记者多次联系邢程远的父母,电话均无人接听。榆林市招生办的考生资格审查表上,证明邢程远在榆林华栋中学高中阶段学习经历的证明人杨建明的电话不通,始终难以联系到。

教育人士:邢程远学籍档案涉嫌造假

据调查,包括邢程远在内,李锦成名下至少先后有3名外省籍学生落户。

榆林市教育系统的人士介绍,学籍档案中应该包含该生高中三年每年的成绩记录,而邢程远家长和华栋中学都承认邢程远实际不在该校就读,也就是说邢程远不可能有每年的成绩记录,以此标准来看,邢程远学籍档案涉嫌造假。对此,榆阳区招办人员称,他们只是负责审核,学籍管理在别的部门。

8日下午,陕西省招生办公室新闻发言人张军利表示,看到报道后,省招办已经责成榆林市教育局彻查此事,但在结果没完全调查清楚前,不便对事件作出回应。“历年来,我省对于高考移民都有严格的监察制度,对于确认的高考移民,无论什么时候查实都会严格处理。”

榆阳区教育局:学习简历造假是学校的事 和教育局无关

昨晚,榆阳区教育局相关负责人表示,经过招生委员会的开会研究,暂时还是维持原先的调查认定,邢程远学籍和户籍满三年,符合相关政策,不属于高考移民。至于迁户口是否符合规定,有无虚假,这需要公安部门的调查结果。细节方面,李锦成与其户籍名下多个学生挂靠问题,是否有亲属关系,有待于公安机关对此问题进一步调查落实确认。

该负责人称,按说学籍在华栋中学,而借读在外地别的学校,需要审批和相关手续,但陕西高考政策上也没有这方面的细化限制内容,可以说政策上有漏洞,教育部门对此事也毫无办法。

在资格审查表中,邢程远高中阶段学习证明人是该校老师杨建明,实际上邢程远并未在该校读高中。榆阳区教育局副局长尹增岗则称,考生邢程远高中阶段学习简历造假是学校的事情,和教育局无关。

专家观点

应加强户籍学籍管理 杜绝高考移民

榆林一位资深教育专家对此评论称,高考分数差和不同的录取率是产生高考移民的真正原因。据了解,山东作为一个考生大省,历年来高考门槛较高,竞争很激烈。2015年山东高考分数线文科本科一批是568分,而2015年陕西高考分数线文科本科一批510分,分数相差甚远。山东省今年的报考人数接近70万人,而陕西省报考人数只有34万余人。虽然高考试卷不同,但山东省高考竞争明显大于陕西省。

“从目前的政策来看,高考移民必须解决户籍和学籍这两个关键问题,这当中就有可能滋生违规甚至腐败问题。”该教育专家称,对于高考移民的考生来说,不能简单的判断其是或者非,因为这种对于优质教育资源的非理性竞争,恰恰反映了我国教育发展不均衡的现状。虽然对于当地考生来说,高考移民占用了本省名额,某种程度上造成了不公平,但这种不公对于庞大的参考人数来说,微乎其微。专家认为,高考移民最大的危害在于高考政策的挑战,高考移民损害高考的公正性,应加强户籍、学籍管理,防堵漏洞,杜绝高考移民。

华商报记者 余琳  

编辑:SN117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官员贪腐全怪《新闻联播》?

《新闻联播》不是神,庇护不了任何官员,只要被专访一次,上镜官员就可以为所欲为。按照这个逻辑,周永康、徐才厚和薄熙来们,岂不是早该安然无恙了?这些曾经的联播“常客”们,也不会傻到把上过《新闻联播》节目当作开脱自己的借口。


抄袭犯郭敬明的中国梦

郭敬明野蛮生长,以少年作家而成功少年而少年导演而少年富豪,成为中国少年的偶像。南方周末曾经三观很正,却把他列为“中国梦的践行者”,一度使我惊诧。抄袭犯的中国梦是通过挺住和无耻实现的,彼时南方周末所理解的中国梦也就是郭敬明口口声声宣示的“成功”。


医托“大戏”何以堂皇上演?

“医托”本是医疗领域中的不正常现象,与其说是医疗机构激烈竞争下的产物,倒不如说是不正当竞争下的滋生的“怪胎”,即便医疗机构间的竞争确实使得“医托”生意愈发红火,也完全属于歪打正着并进一步暴露了医疗机构内部管理与外部协调方面的漏洞与不足。


国内漫游费该“寿终正寝”了

国内漫游费是我国运营商历史上内部区域分割的产物,而如今,从技术层面来说,国内漫游费成本已几乎为零。既然已没有了收取漫游费的客观基础,运营商再收费,则属于“人为收费”、乱收费。对此,作为行业监管部门,岂能熟视无睹,听任三大运营商任性剥夺消费者利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