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干部私接管道偷水 村子欠4000万水费面临停水

■本报2014年4月17日A11版曾报道这起特大盗窃城市供水案。

一年半来,增城大敦村未能正常缴纳水费,广州市自来水公司首次向市政府提交停水申请

去年3月,广州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破获了广州增城区新塘镇大敦村原村委干部组织私接“老鼠管”偷水超过11年的特大盗窃城市供水案(详见《新快报》2014 年4月17日A11版)。如今一年多过去了,大敦村拖欠已超4000万元的水费不但至今仍未追回,供水企业对大敦村的网管重新改造,实施抄表到楼的工作, 还受到现任村委推脱,迟迟无法推进。无奈之下,广州市自来水公司首次向市政府提交停水申请,大敦村近7000名村民未来或将面临无自来水可用。

■新快报记者 李辰曦

通讯员 朱楠洁

原因

私接“老鼠管” “偷水”成风

2014年3月,广州市公安局联合广州市防范和打击涉供水违法犯罪中心经过反复的调查取证,一举破获了大敦村特大城市盗水案件,并将涉嫌偷窃城市供水的犯 罪嫌疑人卢某、区某等人抓捕归案。经过现场开挖取证发现大敦村范围内存在私接管线22条,涉及偷盗水量月均100万吨。

在去年盗水“老鼠管”开挖取证现场,新快报记者看到,埋藏“老鼠管”的位置赫然位于增城市妇联、工会、工商联驻大敦村工作站和多个管理中心的门前。老鼠管”上端铺有井盖,井盖上端铺有松土,松土被水泥铺盖后变成与附近没有差别的路。

经警方查明,犯罪嫌疑人私接“老鼠管”的行为是由原村委干部授意,至少从2003年已开始实施,至案发时已超过11年,被盗自来水一部分被大敦村原村委会 转卖给村中居民,一部分则供曾经的村干部开设十多间漂洗工厂免费使用,其间陆续有大敦村村民发现村干部的偷水行为,就有样学样,拒绝交水费。

据当时的办案民警介绍,广州市自来水公司每年产出价值22亿元的水,按照国际标准可以允许15%的损耗,而广州却实际损耗了22%。“价值1.5亿元的水不知道哪里去了。”截至目前,据广州市自来水公司统计,案发前后大敦村共拖欠水费超过4000万元。

现状

补交期限已过17个月仍拖欠水费

据了解,广州市自来水公司对大敦村实行总表供水,曾为其安装了5个水表用于计量水费,为了解决大敦村居民用水问题,补装了13只水表。该村偷水案件发生 后,相关部门对其违法私接管道进行整改,并要求恶意拒交水费的单位和个人,必须在2014年6月1日前办理补交手续。

据广州市自来水公司介绍,虽然已经补装水表,但是案发后数月,大敦村现任村委却依然以收不足村民水费为由拒绝缴纳水费,距离最后补交期限已过去17个月,大敦村的水费仍在拖欠当中。

区政府联合水务局协调供水

由于大敦村的水费迟迟无法收齐,广州市自来水公司便考虑开展该村抄表到楼工作,逐门逐户上门收缴水费。今年5月27日,经过前期多次协调之后,增城区政府 和广州市水务局联合召开关于大敦村供用水工作协调会,会议决定:暂时搁置历史欠费问题,新塘镇政府、大敦村配合广州市自来水公司开展“抄表到楼、按表收 费”工作,并在2015年7月8日,出具相关会议纪要。

会议之后,广州市自来水公司成立了专项工作小组,通过开展现场调查及数据搜集工作,根据大敦村的实际情况,制定了先工业区、后居民区的抄表收费到楼工作方 案,并且已完成大敦村工业区1470只水表更换和加装工作。然而当新塘镇政府公示了抄表到楼公告之后,大敦村却以各种不合理理由拖延工业区用户的移交和合 同签订工作,拒不配合开展后续抄表和收费到楼工作,致使“抄表到楼、按表收费”至今无法实施。

提起民事诉讼 申请停止供水

广州市自来水公司有关负责人介绍,截止到2015年9月,大敦村累计欠费金额已超过4000万元, 广州市自来水公司多次与大敦村委进行协商,大敦村委仍没有缴纳之意。在协商无果的情况下,广州市自来水公司向增城区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大敦村村委 偿还拖欠的水费,该案仍在审理中。

同时,为防止巨额国有资产的进一步流失,广州市自来水公司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供水条例》第三十五条相关规定,考虑对大敦村进行停水处理,并在2015年10月10日已就停止向大敦村供水报请增城区新塘镇政府,但新塘镇政府尚未就此事答复广州市自来水公司。

广州市自来水公司表示,将继续对大敦村欠费一事进行民事诉讼,并将根据判决结果处理欠费,同时,将依法依规对大敦村进行停水处理,并将配合广州市刑警支队等相关部门对大敦村违法偷水案件的查处。

说法

村民: 不是不愿意交,而是水表金额对不上

位于增城区新塘镇的大敦村,以发展工业、牛仔纺织服装业为主,村内厂区林立,常住人口超过7000人,外来人口达6万人之多。有当地村民介绍,由于历史遗留原因,该村自来水管网建设一直无法跟上村内的经济发展,处于滞后阶段。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当地村民表示,据介绍,盗水案案发前,村委每年会象征性交纳数万元水费给自来水公司,并非按水表结算。案发后,不少固执的村民早已养成 了几十年不交水费的习惯,也有村民提出,自来水公司提出的定价标准太高不能接受,因按照1.97元/立方米或参照周边村的自来水供应单价实行。

此外,还有村民表示,自来水公司的供水总表计算的总供水量是100万立方米,村民安装的水表之和只有25万立方米,存在数据不一的情况,并对4000万元的欠费金额提出了异议。“不是我们不愿意交,而是具体欠费金额根本对不上。”

针对总表和用户自己安装的水表存在数据不一的情况,广州市自来水公司有关负责人了表示,该村自来水管网总表后管线错综复杂,且存在有人偷接管网用水行为。 村委会方面无法提供大敦村总表后管线图纸,所使用的管材不详,疏于管理,私拉私接现场严重,且管网存在一定的暗漏情况,因此按照总供水量计算。

增城区:

新塘镇已派人核实具体欠费数额

增城区有关负责人向新快报记者透露,新塘镇已于昨日下午安排工作人员前往大敦村了解情况,增城区有关部门正积极与广州市自来水公司进行协调,将尽快回复广州市自来水公司提交的停止供水申请,并加紧核实具体欠费金额。

据了解,因拖欠水费导致整村停水的案例虽然在国内时有发生,但是在广州市尚属首例。如果申请批准,大敦村除了生产用水会被强制停止供应外,生活用水也将受到影响,届时,村内7000多名村民或将面临无自来水可用的境地。

增城区镇两级党委、政府希望并强烈建议,供水企业与大敦村应本着“实事求是、互谅互解、灵活处理”的原则,在保障大敦村广大居民日常用水的基础上,应通过充分协调,或遵循法律途经,明确责任划分,合情合理合法解决问题。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女版“斯巴达”挑逗的是谁?

从她们显得有些猥琐的形态来看,多少还是要些脸的,不像那些个洋男模,镜头面前笑得那么“图样图森破”,被警察摁倒在地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们只是为几个小钱挑战着自己的底裤,真正的勇士却是她们幕后的策划者,那些用金钱换来一具具肉身,挑战法律底限的商家。


习马会,拉台湾经济一把?

对于大陆和台湾来说,和则两利,争则两伤。大陆与台湾在科技创新、产业结构上有很强的互补性,深化两岸经济合作对于双方经济发展都有利,这在全球经济增长动能不稳、全球贸易需求持续疲软的背景下尤为重要。


他们搞飞机,你们也撕逼

说到撕,关于大飞机这样的事情,有什么好撕的呢,搞与不搞,都是国家的事情。你会说,国家的事情就是我们的事情啊——你若这样认为,我要祝贺你已经成为“主人翁”。至于有一些人以“花钱太多”反对搞飞机,我觉得也挺幼稚,搞飞机,与花钱搞其他很多事情相比,真的是正事儿。


阿鲁阿卓为何要向台长行贿?

如今当演员也不容易,上春晚、当电视剧主角要送钱送礼,有的女演员还会被潜规则,就连走穴也有风险。《扬子晚报》曾报道,重庆市公安局原副局长文强主动讲述了一些强奸少女、玩女明星的过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